季风一度

佛系文废 静临能站一辈子也说不定

٩(˃̶͈̀௰˂̶͈́)و


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

挂件还得再过五百遍剧情副本(ノ_<)


真的是殚精竭虑养临也:

因为他而下载的游戏

肝任务换来的金卡

第一个满级满绊

藏品效果一般

但还是集了

所有零子

都给他

无所


只希望至少在我的零境

他被人类无条件地爱着


嘛,塞姐差不多也要准备养起来了

等一个小静up,天赋刷金根本是传说

顺便憧憬一下新罗实装


另外想吐槽各路辣眼睛的幻色

请TX的美工重新学一下色彩搭配

不过临也这身绀青是真的好看⁄(⁄ ⁄ ⁄ω⁄ ⁄ ⁄)⁄

我还说小静怎么突然又暴躁了


然后机智地去翻了临也的语录


……秀到没眼看(ノ_<)


这俩货根本就是在以我的好感度的名义打情骂俏!!!


——真香,让我期待一下十绊(˶‾᷄ ⁻̫ ‾᷅˵)

【擦肩】你和他/她系列

*话说鬼知道懒癌晚期是不是真能写成系列……

*不是最近的文 冒充一下迟到的生贺




她第一次见到莫凡……


不对,应该说是第一次见到毁人不倦,是在第八赛季后的混战中。




第八赛季轮回夺冠,蓝雨输得憋屈。


这跟中草堂有半毛钱关系???


彼时才从实验室回了宿舍,一边乱七八糟地捋着书本和报告,一边开机刷卡上线,手指一会儿敲一下鼠标,操控着神枪往城外走,结果几次后再抬头时……


屏幕正好变灰了。


“我去!什么情况!”


死掉的角色是上帝视角,她往下一看,就见一个人跑到她尸体旁边,手一抖又跑了。


id:毁人不倦。


“完了完了,这不是给把啥捡走了吧?”一慌,她连话都说反了,手里的活计也停了。看看四周,是轮回和蓝溪阁的正混战着,她顶了中草堂的公会名,想都不用就知道准是被蓝溪阁的给顺手牵羊了。


轮回的牧师又不会给她刷复活,只能叹口气回城了。打开个人面板一看……


“我日……”小声爆了句粗口,果然是70级的紫武闪灵步枪。这枪攻速慢,可她手速也不很快,磨合起来倒是刚刚好,这一丢出去,恐怕一时半会儿也买不到一样的了


那人id啥来着?


毁人不倦


输入,查找,加好友


没有武器出城等于找死。她没有屯东西的习惯,打到什么都捐了或者卖掉,所以金币不少,备用武器只有一把50级的橙武,还是普通区的出品,试试手已经很生疏了。城里转了几圈没见有卖一样枪的,毁人不倦也没理她。兴许是没看见吧。她又发了一遍好友申请,然后把电脑推到一边开始算实验数据。


二十分钟,算完了还查了一遍,人家也没理她。她叹口气打算广播一下需求,结果字打到一半,毁人不倦的信息来了


【?】


【我的紫武被你爆走了,想买回来,行吗?】


【RMB】


“我靠……”她小郁闷了一下,毕竟除了买登陆器账号卡,她一分钱都没在这游戏上花过,现在让她变相氪金,心理有点不舒服啊。


【可以】


想想兑换率以及闪灵在游戏里的价格,应该还是比较好接受的。


【什么】


【闪灵步枪,二十分钟前被你捡走的】


半分钟后


【……没了】


【我去不会吧?你这么快就给卖了?不对啊我刚才没见有卖的啊你是给拆了吗这么快!!!】她一激动,大爆手速,末尾还给加了三个大叹号。


【被爆了】对方似乎不愿意把这种事写出来,很久才发过来。


“啊?啊……那就真的没办法了啊……”她很失望,但也没多做纠缠。


【橙武行吗?70级的,比你那个好一点。】她还没说什么,对方又一条消息,这次字数还多了些。


【你是专业的吗?】她有点哭笑不得,对方是个忍者,不可能用得到70级橙武手枪,那只能是拾荒的……


【嗯】真坦然啊……当然了,她也没啥不忿。玩游戏图个乐呵,荣耀里面武器被爆也不是新鲜事,犯不上气哼哼。


【是什么?】不知道又是哪个和她一样倒霉。


对面弹了一张面板过来。


emmm……


【可以】【成交】




毁人不倦还是很有职业素养的,臭名昭著的他唯一值得称赞的可能也只有信用了,交易顺利。


【欢迎再次光临】


【………】


迟早会有大神制裁你的。


不气不气怒伤肝……


容我杀个boss泄愤先。


……


武器不错。


真好用╮( ̄▽ ̄"")╭




后来难免会有些关注“毁人不倦”这个名字。并非特意搜罗消息,只是看到或听到时会想起那个连标点符号都透着冷淡的家伙。


听说各大公会私下联名追杀他。


……啧



再后来他的消息渐渐少了,毕竟谁会把游戏当职业一直干下去呢?


她上线的时间也渐渐少了,学业愈加繁忙,渐渐从每日任务必消变成了每周领取奖励然后是逢活动才上直到暑假实习根本连游戏图标都没时间点。


一直到季后赛开始才松闲下来,她忽然发现,季后赛的队伍里,那些闪闪发光的名字中,有个id她好像认识。




而游戏上,那个id正在亮着。


【你好啊】


【?】


……果然还是熟悉的标点符号。


【啊你可能是不记得我了吧】


【记得】【闪灵步枪】


【记性这么好的吗?】


大概……快两年了吧。




【你脾气不错,一般人被爆了加我都是为了开骂】


【……帝都的素质教育好吧,大概σ(^_^;)】


【嗯,还不错】




【听说你们进季后赛了】


【对】


【微草也进了】


【决赛才可能对上微草】


【那……】


【不会留情的】


【加油吧!】








……


【谢谢】


“莫凡,嘛呢?”


“游戏。”


“先放放,来和我们探讨下黄少天儿砍树这个操作是不是有扩大化的潜质,你实战经验丰富,说说以前是不是碰到过啊?”


叶修站在门口不怀好意地笑着,身后是腼腆笑着的高材生罗辑和兴致勃勃的技术部长关榕飞。


“秘密武器设计中,快过来,有瓜子。”


“……好。”




我们会赢的。

还有这两张!!!






小静在第五话临也在第十话!






只有他们俩有这种图!






就好像隔了玻璃门相对站着!






手还按在同一个位置!!






四舍五入就是十指相扣有木有!!!






(我已经疯了谁快把我拖走……~(≧▽≦)/~

我才知道无头是有漫画的!!!




这个画风美哭我!!!




作者真的懂!!!


【静临】我亲爱的 宿敌先生

*其实是静临设定下的工作细胞「TxAIDS」

*从开播拖到完结才动笔

*日常妄想


“杀手T细胞先生真的……很可怕啊QAQ”

又一次被莫名凶到的红细胞汪着两泡煎蛋眼摸摸揪扯着白细胞的衣角,另一只手按在胸前企图把帽子捏到皱缩。后者捧着茶杯叹口气,伸手揉了揉对方满透着沮丧的发顶:

“没办法,那家伙一直就是这个暴躁的个性啊。不过身为同事我还是知道的,他其实存了一颗温柔还有些幼稚的心啊。所以,请不要担心吧。”




若将身体比做世界,免疫系统自然是参与维持秩序的暴力机关。中性粒细胞毫无疑问是情系民众的派出所外勤干警,而杀手T细胞,则是非一线不上特勤精英。

精力充沛武力爆表智力……咳,反正最危险的地方,他永远冲在一线。

细菌?病毒?癌变?

不要怂就是干!

给我一个识别与活化!

——神也灭给你看!!!

仿佛怪物般杀入战场搅动腥风血雨,又在任务完成后迅速消失不留痕迹——避免着与任何人牵连。

明明做着守护世界和平的高尚工作,却也因深知自己杀性过重而端起一副“我们是杀手啊!怎么能和有朝一日可能是敌人的家伙做朋友”的样子来,自囚于熙熙攘攘之外。

凶狠的温柔,以及卑微的矜持。


几乎所有人都期望着,能有谁和这个孤单别扭的家伙结下羁绊。




没有谁知道那个恶劣的家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刚开始只是渐渐注意到多了个秀气清俊的少年,蹦蹦跳跳地出现在每一个意想不到的角落里。蓝天白云般天然的亲和力让他迅速和每个人打成一片,虽说身体内出现奇怪的家伙很值得警惕,但是,又有谁会去怀疑好心的临也…呃不是,艾先生呢?


直到静…呸,杀手T细胞的出现。

直到杀手T细胞张嘴。

直到杀手T细胞出声。


几乎就是本能一样,方才还与路人攀谈得颇有兴致的艾先生利索地甩出三把飞刀,迅速调过头来与T细胞先生打成一片。

这次是真的打成一片。


纤细的身量蕴藏着不可思议的能力,那些灵活的攻击出现在防不胜防的部位。金发的暴躁队长先生回神时,队员们装备全损,悉数倒下。

“你———!!!”


“早听说杀手T细胞都是一群怪物,所以不妨让我来领教一下。”

艾先生转玩着手里的小刀,又挑衅般指向杀手T细胞:

“来抓我啊?怪物~顺便,我叫艾滋。”


“A——I——D——S——!!!”

┻━┻︵╰(‵□′)╯︵┻━┻


拉开犬猿之仲不死不休的帷幕。




其实艾先生还是那么温和,他从不伤害普通的工作细胞,哪怕遭遇了单核巨噬的围追堵截,也只是一边调笑着“我又不致病!小姐姐何必这么凶呢~”,一边蹦蹦跳跳地跑走了。


只有T细胞,见一个打一个,打完还要踩两脚:“回去告诉你们队长,是我玩弄了你们:-)”


是可忍孰不可忍!

叫上所有下级打他丫的!让他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基层传来报告:

胸腺学校被人一锅端了……


免疫系统瘫痪有木有!

感冒病毒都杀不完有木有!

异常增生都出肿瘤了有木有!


由二人莫名恩怨引发的世界性毁灭灾难,头晕、发热,肿瘤、感染,营养不良呼吸困难……

“是怎么到这一步的?”

“没人治得住艾滋那疯子。”

“我们完了。”

“祈祷还有用吗?”




「现代医学表明,艾滋病是可以被扼制的。坚持服药可有效修复免疫系统,增强抵抗能力,延长寿命」


“所以啊!请不要在我的世界捣乱啦!AIDS先生啊!!!”


这是一个简短的故事,却拥有着与某个异世界相似的结局。

温柔的人依旧维护着和平的生活,讨厌的家伙则被限制行动坐上轮椅。


不过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比如艾先生还是喜欢出现在T细胞先生周围找他麻烦,小打小闹什么的:“诶?我不致病的,又不能对你做什么,你就多看(kàn)我一眼能死吗?”

“别耍花招,我不是一直在看(kān)着你吗?”

对于他们来说,其实还不错,对吧?




(一小时产物谢谢你们在此浪费时间σ(^_^;)




*解释一下艾滋病不针对细胞毒性细胞,它针对CD4T细胞,以上完全是剧情需要。

*作为医学生顺便倡导一下大家正确了解艾滋病,不恐慌不歧视。

*但并不是说艾滋病可以治「愈」啊大家还是要注意安全σ(^_^;)


【静临】宠物记语

*短/甜?


『折原养喵』

十橘九胖。
剩下一只清秀可人却战斗力爆表的落临也手里了。

“你能不能消停点儿!”
Ci~——沙发扯了。
“你能不能安静点儿!”
Bia~——花瓶碎了。
“你能……”
叮咣咚当稀哩哗啦哔哩啪啦咕噜噜噜噜……

小静静——今天也承载了临也对平静的渴望——跳上空调机顶俯视着满地狼藉,一甩尾巴又跃上办公桌,轻巧将满杯咖啡踢翻到地毯上,泼出自由奔放的形状来。
徒留临也结舌瞠目目瞪口呆呆若木鸡急火攻心心力交瘁一气呵成:
“小静静你给我过来,我今儿一定要剥了你的皮做毛领子!!!”

呵,还不是每日布丁牛奶小鱼干,好吃好喝地供着。

几个花瓶几台沙发,还能赔到倾家荡产了?
每日被挠也不打紧,习惯就好。
临也转动轮椅到这座城市最高的落地窗前:
热爱人类,灵魂却只能独居。
唯有那柔软的皮毛掠过指尖,才意识到自己还是有所陪伴的。



『平和岛养犬』

「我一点都不喜欢狗,不知道它们到底在想些什么
一点都不有趣,总是无意义地吠叫,
尽管如此,却对人高度忠诚。
人类就算忠诚,也会在什么地方背叛。
所以说人类……」

不,还是来说狗吧。

温和忠诚,服从性好,乖巧而从不乱叫。
静雄:传言皆不可信,常识都是骗人的。
“死跳蚤你把嘴给我松开!!!”

「Izaya」本是幽带回去给独尊丸作伴的。
朋友家边牧新生的一窝三只幼崽,这只最温和聪颖。
然而养了个把月才发现一家不容二宠,品种都不同怎么谈恋爱。
于是丢给了孤寡老人(雾)自家长兄做伴。

牧羊犬天性精力充沛,静雄招架不来,带去公园给他找伴。
面对友好扑过来的朋友们,Izaya毫不犹豫
转身往主子身上爬。

“喂喂你真的是狗吗……”
那天的Izaya难得听话,静雄顶着他回家的。
不过余惧未消,死扒着一头金毛不肯下来,比跳蚤粘得瓷实。
爪子扣到肩膀上,略有皮肉之痛。
静雄只是温柔地抚着毛,试图让他安静下来。

因为,被依赖,也不坏。

半句话不离对方什么的……
糖刀分不清啊~(˶‾᷄ ⁻̫ ‾᷅˵)

家暴日常什么的……
莫名很好吃啊σ(^_^;)

以及临也的升华技
真是又帅又心酸……

【电击文库】零境交错

*开局见静临真美好
*冲动之下写了个什么鬼东西
*氪金准备_(:з」∠)_


始于狩泽小姐与游马崎先生的日常胡吹乱侃:
“次元交错!”
“不可思议的时空里!”
“来自不同作品的主人公们!”
“因共同的危机而将彼此的生活交织在一起!”
“该是多——么——激动!人!!心!!!”
“哗嚓——”
渡草的爱车从中间一分两半。
……
(O_O)?
……
Σ(゚д゚lll)Σ(゚д゚lll)Σ(゚д゚lll)!!!!!!
“啊啊啊啊啊啊啊———!!!”
逐渐分离的面包车伴随着尖叫声失控向前冲去;
愈发开阔的视野中出现身着白色校服的奇异青年。
“撞上了撞上了要撞上啦!!!”
哐当咣叽叮铃铛啷稀里哗啦噼里啪啦呼噜噜洽洽洽洽洽……
——无人伤亡。

从残骸中爬出的门田京平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高中生(?)将报废的面包车从新合拢,抹去伤痕,然后彬彬有礼地向此时唯一留在车里仍抱住方向盘的渡草微微欠身:“事出紧急,还望海涵,敢问诸位可是认识家妹?”
惊魂甫定的渡草:你看起来眼熟。
“游马崎!他!他!我!你!我!她!”狩泽扯着游马崎的衣角,一手指着痛车车门,语无伦次。
“他是司波达也,你我的嘴开光了……”游马崎摸了摸对方结实的身躯,赞叹不已:

“是有什么秘密任务吗?世界要毁灭了吗?我们被选中了吗?”

魔法只是开端。



“Izaya——!!”
(╯°□°)╯︵ ┻━┻
池袋街头日常的你追我赶。
果然还是这边正常一点╮( ̄▽ ̄"")╭
新宿的情报贩子一边心(you)惊(ren)肉(you)跳(yu)地躲避着从头顶身侧飞过的路标,一边一本正经嬉皮笑脸深思熟虑话不过脑地向后方接连挑衅:
“西子酱~你怎么就还是不长记性呐?这样乱丢是打不中我哒~话说,草履虫也也该有点新意吧?你投东西的顺序我都快背下来啦:左,诶左,右右,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诶嘿嘿你看都没中吧~~~!!!最后是高空投掷贩售机———”
“咣——~~!!”
完美落地!十分!(˶‾᷄ ⁻̫ ‾᷅˵)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砸下来的……
诶……?
回头。
(O_O)
……
“贩售机呢?”

所以不怕死地慢慢拐回街角向战场后退的临也看到的是这样一副情景:贩卖机被抛出的距离远不如往日那般惊人,犬猿之仲的手腕被一个十五六岁的酷拽少年钳住,似乎并不能挣脱。
开玩笑吧?
“哦咧?太阳打西边出来啦?”临也将握住小刀的双手插回大衣口袋,换上一贯用于忽悠初见的那张温柔开朗的“晴天面孔”O(∩_∩)O~向两个看起来都不怎么好惹的家伙走去:
“怎么,终于出现能惩治乱丢垃圾的怪物的英雄了?虽然很可惜不是我,但结果理想就很好啦~个人的英雄情结得为社会的理想让路嘛~哦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
“I——zaya!!!”静雄契而不舍地致力于抓住这只死跳蚤。
临也只好画个圆绕过这只身高(划掉)臂展明显长他那么十公分的草履虫。
“对啦对啦,Orihara Izaya,就是这个~顺便,这怪物的名字是平和岛静雄——啧,明明跟他毫不相称啊对吧?”
“你呢?你叫什么名字?是刚来池袋吗?需要我做向导吗?池袋是个好地方,有很多形形色色的人类呢,最好找个向导好好转一转哦?嘛,虽然不算毛遂自荐,不过我请你吃露西亚家的寿司怎么样?”

那个一看就很危险的少年扫了他两眼——
——“一方通行,我投币了,还没出咖啡。”

超能力也不会是终点。



阐释者与罪歌比谁更锋利?
炮姐和夏娜哪个更傲娇?
桐乃和深雪谁更兄控?
DOLLARS弱爆了,我们学院都市的高中生都致力于气活牛顿的。
魔法科高校发来贺电。
街头相遇的跨次元主角们让话题一步步朝着更奇怪的方向去了。

“嘛,还有什么不能发生的呢?”有生之年得见盛景的狩泽满足地叹息着。

“小静静我们相亲相爱吧!”
“……滚!”



然而持续涌入的异次元主人公最终还是开始引发骚乱。
毕竟谁家coser自带“指尖跃动的电光”?
不科学的交锋让这座城市愈发“非日常”。



池袋陷入混乱时该怎么办?

当然去找无头骑士啦~
反正一切都会从新罗家开始迎刃而解的。
那是这世界的……咳,玄学╮( ̄▽ ̄"")╭




正要出门的新罗迎面碰上最佳损友:
“你这是去干嘛?”
新罗从容地扶了扶帽子:
“啊~折原君今天居然和静雄一起来了吗?”
……

是不是有什么不太对σ(^_^;)?
“折原君今天居然和静雄一起来了吗!!!”
“所以你这是去干嘛?”静雄和那奇怪的白发少年还相互牵扯着,三个人站一起莫名有些一家人般的诡异感……














“《电击文库:零境交错》8月7日不删档测试!”
“二十五部作品正版授权!超一线CV!全明星同台!”
“塞尔提玩到交警吓得把手机砸了,我去给她买新的_(:з」∠)_”



——后记:

“黄条满了!看我放绝招虐杀小静静!!!”

“游戏里讨便宜有意思吗死跳蚤?啊?!!”

“嘛,勉强让你在CV里欺负欺负我吧~~”



【静临】折原你还是别养猫了

*脑洞来自见狗怂和云吸猫的本人

*略沙雕

*微团兵

折原临也养了一只猫。
不是niangko,你们想多了。
是一只小小的纯黑色猫咪,有森森的绿眼睛。
说不上什么品种,只是宠物门店前的惊鸿一瞥,深觉甚合眼缘,便义无反顾地抱了回来。
波江小姐对此表示:
“就算你多付我一份工资,我也是不可能帮你打扫猫毛的。”
临也晃晃小刀:
“要不给他都剃了吧?爱一只猫就要爱他的灵魂我不在乎外表的。”
Levi表示喵的跃起来就是一爪子。
啥你问为什么是“Levi”?
大约是“Evil”就太暴露主人家恶劣的本性了吧。
大概。

未遇Levi之前,临也无论如何不会想到自己有沦为猫奴的一天。
“养猫?你看我像猫吗?一山不容二猫懂伐?”
如今每天早起二十分钟给主子梳毛。
“噫,主子真香。”(˶‾᷄ ⁻̫ ‾᷅˵)
Levi嫌弃地把两脚兽那张俊脸从自己身上推开。
再凑过来挠你脖子喵(¬_¬)

真皮沙发是不能用了,换实木的。
书柜也加装了,玻璃柜门还带锁的。
猫爬架猫抓板猫薄荷逗猫棒乱七八糟的一应俱全到处都是。
猫砂盆?
不存在的!
主子怎么能用那么粗鄙的东西!
全自动猫厕所!不用主子埋!我家Levi可是高贵的小公举!

“就算阉了他也是公……算了你开心就好。”
不为猫色所动的波江小姐今天依旧想早点下班监视弟弟去╮( ̄▽ ̄"")╭

食材要新鲜进口的,露西亚家的刺身勉强凑合。
猫窝要干净整洁的,按新罗那个手术室的标准来吧。
红茶要……诶等等,红茶?!?
……
唉管它嘞~主子高兴就好啦~(≧▽≦)/~

“哈你也亏了是遇上我。”
某天临也对着夕阳撸猫,Levi趴在他腿上,不怎么呼应那双修长漂亮的手,反倒望着远处的楼顶宛若沉思。
“换了别家怕是供不起您这尊神仙。”
事实了,尽在眼前的比方是独尊丸,听说幽把它寄养在哥哥家,一周之后再见,听话多了……
“要是运气不好,赶上了小静静那家伙……嘛,小静静还是养狗吧,猫咪这么矜贵,哪能给他糟蹋。”



折原这张嘴一定是开过光的。
因为静雄真的养了一条金毛。
四肢健壮毛发柔亮的那种,名字叫Erwin。
呃你问为什么是“Erwin”……
静雄自己大概也是没想过原因的。

顺理成章。
某天抱猫的临也和遛狗的静雄就在池袋西口遇上了。
某人连招呼都不打转身就准备打道回府。
池袋真危险,我要回新宿。
Erwin表示人可以走,猫留下。

“小静静不许放纵你家傻狗欺负Levi!我会回来救他的!”
“不,别回来,池袋不欢迎你。”
唯有在这件事上平和岛静雄一向果断坚决不为常人所动。
不过……
静雄从金毛肚子底下拎出那只小不点儿的黑猫来:“我家Erwin斯斯文文的,哪里欺负……”
Levi毫不犹豫地给了他一爪子,见血了。
“……”
“果然和那死跳蚤一样讨厌。”
“死跳蚤刚才叫他啥来着?”
“不管了,就叫小跳蚤吧。”



小跳蚤,不是,Levi在平和岛家过得也很好。静雄是个温柔的家伙,不曾以“临也的猫”而为难他,甚至还给他找了个可以栖身的纸箱子,垫了些报纸和棉花,就放在Erwin的地毯旁边。

Levi对现在的日子很满意。
Erwin吃什么他就吃什么,Erwin睡哪他就也睡哪,Erwin出去溜达他就跟着一起撒欢儿。
黄金搭档生死之交,打败过全池袋敢挑衅的猫猫狗狗,整个城市都是他们的地盘。
然后每天迎着落日余晖从容接静雄回家。
哦。
接静雄这件事是Erwin的,他是只负责任的好狗。
Levi只是跟着Erwin,说不好是忠心耿耿还是肝胆相照,反正临也每次试图避开金毛偷偷抱他回去皆未遂。

“这还没大呢!怎么就不由爹了啊哇哇哇~~~”(つ□T)ノ|___
临也抱着Levi的猫薄荷猫抓板猫厕所逗猫棒扶着猫爬架痛哭流涕。
“你抱回来时他就四岁了,按人类年龄怎么算都三十好几了好伐?”
临也泪眼婆娑地望着波江愣了一会儿。
“他都那么大了还没过几天好日子呢我还没孝顺他给他送终啊哇哇哇~~~”

……要不是你开的工资高老娘早辞职了。



平和岛发现临也出现在池袋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开始只是在周边游荡。
后来开始蓄意频繁接近他。
最近已经开始在他家附近物色房子了!

“新罗,你知道那个死跳蚤最近在策划什么吗?”
……你干了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吗?
“那个小跳蚤我又没栓链,想带走就带走啊?”
见狗怂的临也跑来委托塞尔提偷猫的憔悴简直近在眼前。
“何况跳蚤也会养宠物吗?Levi一点都不想他,和Erwin处得可好了。”
嗯,猫嫌狗厌本尊了。
“塞尔提,他有找过你吗?”
「诶……」黑烟犹豫了一下。
停!

白切黑的地下密医叹了口气,换了严肃认真的面貌,插进闺蜜间的谈话:
“静雄。”
“你还不懂吗?”
“折原那家伙…”
“喜欢你!”



“Levi是他接近你的借口啊!!!”
md你俩爱咋闹咋闹吧别来麻烦我家塞尔提!!!
这里不是万事屋!滚!!!

岸谷先生今天依旧神经质地宠着自家爱人。









折原临也挑好房子们准备今后用天文望远镜全方位多角度安全吸猫的前一天。
平和岛静雄踢开了马上要沦为痴汉的新宿情报贩子的工作室。



池袋当然不欢迎来自新宿的情报贩子。

还是圈在自己家比较安全。



后来Erwin和Levi过上了安定幸福的生活。
没有巨人。
也没有墙。

他们一直很好。